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

在过去的文章中,我抨击了彩礼习俗对性别平等和浪漫爱情的危害,在讨论“善意的性别偏见”时也已经提出,男性应该为买单做好准备。这件事本来不是一个问题,但随着传统性别角色的变化,在约会中谁来付款在最近一些年却成为了一个问题。在中国互联网中,它也成为了性别战争的一个战场,并且主要活跃者是男性阵营,因为他们认为AA才能反映性别平等,并且批评女权主义者在这一问题上并不融贯。女权主义者们对这一问题似乎态度模糊。

但无论如何,在我们这个时代,无论是不是女权主义者,女性提出平摊账单的情况似乎越来越普遍了,尽管其中主要是“佯装”的成分。那么,男性在这个变化的时代中应该怎么做呢?有些男性也开始转向提倡AA,而这可能是出于三种截然不同的原因,一种是对性别平等的彻底拥护甚至“女权男”,第二种则是出于取笑中国女权主义者的嘲讽,而第三种则可能就是出于对财务情况的考虑。我认为这种做法并不可取,这篇文章中会这个话题做出更宽广的阐释。

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虽然写这篇文章让我感到尴尬,但在浏览了英文互联网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后,我发现这在今天的确成为了一个问题,尽管主流意见仍然很明确。

一项面向美国人的调查显示,有85%的男性对“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吗”回答了“是”,而72%的女性对这一问题回答了“是”。对于同样一个问题,另一项针对美国单身人士的调查显示,62.63%的男性认为男性应该买单,28.28%的男性觉得无所谓。46%的女性认为男性应该买单,31%的女性觉得无所谓。在这项调查中,7%的男性认为应该平分账单,18%的女性认为应该平分账单。顺带一提,英语世界并不使用AA这一说法,而就是平分账单(split the bill)。从统计数据来看,在今天的美国,至少在第一次约会中,平分账单仍然是一件稀罕事。在这样的性别平等意识相对进步的国家尚且如此,那么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提倡AA,那么就更是脱离现实了。

但是,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第一次约会谁付钱?现在没人知道了,真的很尴尬》(中文版)似乎的确发现了新的迹象。这篇文章提到约定俗成的礼仪是:“账单递来,女生佯装掏钱,但男生坚持付账。”而在Tinder时代,以及约会的经济成本与日俱增的情况下,现在女生已经不佯装掏钱了,因为她们发现这样的行为会导致平分账单甚至自己付全款的概率大大增加。文章还讲到一个例子,一位男大学生在第一次约会买单后,居然通过Venmo给对方发去了20美元的平摊账单的收款通知。看起来男性一侧的确发生了变化,但目前来看,此类现象很容易遭受讥讽。

在Wikihow这样的教程网站中,有一篇文章叫《约会时谁该付钱?现代约会礼仪规则》,作者是一位女性。文章给出了两个基本原则:第一,谁发起约会,谁付钱。第二,在第一次约会后,二人可以平分账单。该文没有直接说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付钱。但我们要考虑到,在真实世界,发起第一次约会的人一般是男性。该文还提到一位女权主义教授的看法,她认为男性买单是“骑士精神”遗风,而且是把女性当成商品,应该废除。但女权主义者似乎没有对此没有一致意见。一位加拿大女作家Anne Rucchetto发表在BBC上的文章从经济不平等的角度论证了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当然这属于一种女权主义的观点。

总的来说,男性为第一次约会买单依然是普遍现象,但是情况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而且变化是发生在男性一侧, 而非女性。如果世道有开始变坏的迹象,我们的确要想办法及时制止这种趋势。

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

为什么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

我认为,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或至少要为买单做好准备,因为某些情况下还要看对方的意愿。虽然这是一个社会习惯,但理解这一习惯背后的心理机制依然饶有趣味。

我先从博弈的角度来探讨这一问题,而前提是假定你还有进一步接触的意愿。一开始,你不知道对方是一个“觉醒”的女性还是偏向传统的女性。如果你遭遇了一个偏传统的女性,那么你提出AA,后果就是你立即被“一票否决”。如果你遭遇了一个“觉醒”的女性,你的AA提议才不会导致这种可怕的后果。很显然,在约会阶段,如果你有进一步接触意愿,你应该尽可能地避免自己被对方一票否决。有时候是女性先提出AA或做出要付款的样子,你同样应该先拒绝,提出自己买单。

即便猜错,也不会付出很高成本。许多约会专家或教练建议,第一次约会不应该是在餐馆,或至少不能只是在餐馆,因为那种嘈杂的环境并不适合让双方生发出更深层的联结。这个建议是有道理的。心理学学家戈特曼也建议:“你完全可以策划一次花费不多的约会,比如野餐、徒步越野、免费参观博物馆或者参加文化活动。你要有创意,要有趣,要策划一次与众不同的约会。”咖啡馆要比餐馆更合适。这样来看,男性买单也不会有多少代价。不过,如果第一次约会不是在餐厅进行,那么第一次去餐厅时——尽管不是第一次约会——男性也应该做好付款准备。

以上是一个理性的博弈设想而已。在真实世界中,我很怀疑那种真正“觉醒”的女性是否真的存在,即便有也比例甚微。即便是女权主义者,当她们听到男生提出要AA,很有可能也是不舒服的。你的形象即便不是被一票否决,也会大打折扣。

另外,我们也要注意到,大多数情况中,第一次约会都是男性主动提出的,那么男性主动付款也符合“谁邀请,谁买单”的基本原则。有些人认为这一基本原则要高于“男性为第一次约会付款”的原则,但在真实世界中,这两个原则大多数情况下并无冲突。讨论这个问题,会使我们从“为什么男性为第一次约会买单”过渡到“为什么男性是关系的推动者”,后一问题显得更加纯粹,因为它不直接涉及物质利益的问题,而仅仅是一个心理学问题。但在这里我们无法讨论它。

最后,从“善意的性别偏见”的角度,男性更应该付款。在亲密关系中,男性需要主动提供保护、承诺和提供的责任,那么,在第一次约会中付款这一行为,便是显示自己有能力履行这一责任,尽管只有很少的第一次约会会导致亲密关系。

有一些特殊情况是,女性坚持要AA,那么男性在此时也不宜继续坚持买单。人们要尽可能地避免为谁来付款这一问题而发生争执的尴尬情况,而且这种情况也许不是一个好兆头:这可能意味着女方对男方没有进一步的兴趣。

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

第一次约会之后

男性要做好准备为第一次约会付款,这是没有问题的,也许头几次约会都是如此。但常识告诉我们,这种情况不可能也不应该一直持续下去,更不用说我们这个时代了。健康的亲密关系当然是建立在相互的投入之上,尽管相互不意味着严格的均等,比如你一次我一次,等等。从这个角度来说,中文互联网上男性对女权主义者的嘲讽之声或许是有道理的,因为有些女性可能在多次约会中都没有表现出付款意愿,反而认为男性应该一直这样付下去。

一种在女生之间流行的心理理论认为,在约会阶段,女性应该想办法让对方加大对自己的投入,从而拴住对方的心。评价这一策略并不容易,而且它并未得到心理学的支持。即便这一策略在某些情况下或阶段中有一点合理性,它也不可能指的金钱投入,而应该是精神投入。而且真正的关系肯定应该是相互且相近的投入。想办法让对方加大对自己的金钱投入肯定是反噬性的。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女性会遵守约定俗成的约会礼仪,接下来会主动提出付款,这样事情似乎就会很顺利。比较复杂的情况是,对方始终没有表现出要付款的意思。此时,男性可以有两种反应:第一是思考对方是不是一个合适的长期伴侣,因为这种情况也是一种red flag;第二则是对此进行开诚布公的讨论,因为既然已经约会多次,那么你们应该已经达到一个可以沟通这个话题的阶段了。很显然,如果这一问题不能解决,接下来的进展将会因为这个问题而困难重重。

从女性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也是如此,如果女性始终让男方付款,那么这很有可能会让对方失去对自己的兴趣。这同样是得不偿失的。

男性应该为第一次约会买单

结语

有些女权主义者认为由男性承担第一次约会的费用的传统是把女性看成是商品——我认为这一论断的确适用于在中国特有的由男方支付彩礼和住房首付的现象,但是对于约会的情况则并不适用(有些西方女权主义者可能没听说过中国还有这种事情)。彩礼的确是从女性父母手上购买女儿,但是为约会买单则并不存在类似流程,因为男性是购买了服务或商品提供给了双方,在这一过程中,女性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被购买的对象。

我希望谁来付款这一问题只是约会这一话题的一个不起眼部分。男性需要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沟通,如何调情,以及如何创造性张力(sexual tension)或化学反应,以及思考对方是不是合适的伴侣这方面,而不是纠结谁来付款。而女性也需要把注意力放在考虑对方是不是一个合适的伴侣。更重要的是,双方都应该享受约会,活在当下。在网络上跟女权主义者炒作AA话题,这并无多大意义。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0rs.com/yuehui/336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adminadmin
上一篇 9月 9, 2023 12:05 下午
下一篇 9月 12, 2023 3:37 上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